您现在的位置:香港天下彩免费资料 > 学校概况 > 特色教育 > 正文内容

提前到来的五一-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3-21 浏览次数:

  提前到来的五一-新闻网提前到来的五一 点击数:加入时间:2006-04-30 有人说,当你不得不同你憎恶的人睡在一起的时候,寂寞便如同江河覆盖了大地。可是,即便寝室里那个我最看不顺眼的哥们已然消失,但其他兄弟的同时回徙,让这间陋室的孤独如同这春天的杂草一般,蔓延地爬上了我的心头。正是吃饭的时候,可食堂里仍然没有多少人。平时总能碰上那么一两个熟识的,可这会儿只我一个在那啃着干巴巴的鸡排。老天也似乎要极力烘托这种气氛,窗外黄沉沉的,天空特别低。难道北京下土了,当春又要发生?可这会儿还没到五一啊,下午还有课呢。有人说,寂寞和孤独是不同的。好像真的是不同。五一从上个星期便开始了。当兄弟们疯狂地四处打听,四处找关系,弄不到票便死也要冲进去那让人完全认不出是北航体育馆的某某歌会现场,挥舞着劣质电池驱动的闪光棒,看汪涵的急智,李湘的矫情,还有为数不多的明星。一下午,一晚上,意兴仍未阑珊的。第二天晚上继续疯狂,直到熄灯后的12点,一个个才心满意足地咂咂嘴,推开寝室门,鱼贯而入,收获便是每人都从口袋掏出一大把电池,呼啦拉地倒在桌子上,因为这天晚上用的是南孚。于是,五一便从4月21、22日,正式宣告开始。此前三晚,许多人在北大百年坐了九个小时。舞台上正上演着《牡丹亭》,青春版的古老爱情。各科的老师出奇地仁慈,提都不提期中考试这回事。正在大家无比满意之时,小班的班委们出于高度的责任感和鲶鱼效应的考虑,决定自己组织一场“期中考试”。由于对“考试”这两个字眼没来由的紧张和不安,我果然抱着崭新的课本在图书馆里面泡了好几个晚上,虽说没看进去什么。正当我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干一场的时候,却从斜对面铺传来了考试改为练习的消息,于是这场运动便意气风发地展开无比失意地收场了。这是班委的雄心和群众的惰性相冲突的必然结果,再一次显示出蕴含在人民群众中的强大的力量。谁让第一场考试放在4月21日呢,全班三十五个人,只有8个人去了,据说有6个交了白卷,2个写上了名字与学号。大家的心早就像少年啦飞驰,愈发地无比轻松了。上午四节有课的日子,往往便是从第二节、第三节开始上了,或者起来就赶上吃饭的时候了。出于对前途的恐惧,我一直没有敢睡到自然醒,可是居然也有一天,一睁眼,便七点四十了,挣扎了半天,还是起不来,再一睁眼,已是八点半了。细瞅瞅,原来大家都在啊,于是就心安理得起来,翻翻身,又昏昏睡去了。周一的时候说周二周三晚上有会,大家哦了一阵便就继续游戏继续上网去了。结果周二的晚上“八荣八耻”在新体的上空荡漾,整个大班愣是不怎么捧场;周三的晚上导对着下面寥寥无几的人抓狂,怒吼着“人呢?人呢?!”周五晚上的形势政策大家纷纷变得聪明起来,去了几十人却交上了一百多份的笔记,气得导在周六下午那最后一节课上点名――自然是三分之二的人都已经消失,甚至还有一个星期前便已经离开伟大首都的人。五一真的要来了,四月份最后一节课也已经上完了。大家过完了心理上的五一,迎来了真正的五一。这个无比浮躁而又松弛的四月底,充满了回家、游乐、Happy等字眼,而且前面无一例外地加上了“提前”。五一七天乐,十四天更快乐。忽然想起,五一是劳动节吧,而且好像还是国际的;五四是青年节吧,只是国内的。青年?劳动?先把这七天好好玩完了再说。谁说青年要劳动了?(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夏曦)编辑:贾爱平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